世界之鹰

迈荣的世界(片段)

正剧风格,苏菲的世界捏它。
无Cp向,非要说的话那就是Marion/Firod,斜线不代表攻受。
苏菲的世界是一本15岁的少女苏菲遇到了一位神秘哲学家,通过哲学发现自己是一本小说角色的故事。
还有我还在研究精灵宝钻的附录,有什么错误求轻拍。
—————————以下是正文—————————————
“我决定不了过去,把握不了现在,篡改不了未来,一切都有什么意义呢?”不速之客在纳国斯隆德的无人大厅之中叹息,他拥有着伊露维塔的儿女之中最美的外貌,在他的头发之中蕴含着太阳的光辉,他的双眼蕴含着黄昏的余晖,他的五官如同神明亲自雕刻一样,事实上,的确如此。
“我想阁下专程从安格班跑过来,不会就为了在我国忧郁叹息吧?”一个身影闪现,手里还拿着由精灵打造的弓箭,在月关的轻纱中反射银光。
“放下你的武器,菲纳芬之子。如果我想攻破这里就不会自己前来,而你我都清楚我对于梅尔克的价值有多少。”不速之客转向那个身影, 如果说神秘的来客是充满神性光辉的凝结,身影就是大海的儿女之中的珍宝,他拥有着不亚于来人的灿烂金发,即使拿着武器针对来者,那双如同大海一样深邃的双眼让一切蓝宝石都无法企及,此刻拿着武器面对来客也没有充斥戾气,平和宁静之下有什么说不清楚的情绪,如同老工匠精心雕琢的五官面对来客。
“那倒是我的不是了。那么您所求为何?”不温不火的把武器放到一边,芬罗德相信自己的判断,如果对方想做些什么的话怕是已经得手了,对方是迈雅之中最强大最富有智慧者,在救援来之前自己的结局早就已经注定。
“菲纳芬之子哦,一位戏剧家曾经说过,或者将要说过:整个世界不过是一个舞台,上面的男男女女都是上面的演员。”来访者不客气的找了一把带有精灵精巧雕刻的椅子坐下,顺便从旁边的水果篮子里顺了一个葡萄“这对你我乃至阿尔达来说都是正确不能再正确。”
“如果您是说一如的篇章的话我能理解,一亚和精灵的命运已经在歌声中决定了,获得自由的只有次生子。”
“人类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力的,他们的命运没有被决定。他们的寿命太过于短暂,所以渴望抓住什么,会在生命中努力抓紧时间,创造出绚烂而流动性的文明,如果能跨越语言宗教肤色一类的隔阂,就会跨越星辰大海,他们的领域可以超出一亚”堕落的迈雅眼中闪现灿烂的光辉,双眼穿透了对方,看着那个灿烂的未来。
“虽然您的确是敌人,但是也说出来我的心中所想。这也是我结交人类的原因。人类必将跨越星辰大海,而昆迪与艾尔达绑定,他们——是被一如深爱着的孩子啊。”芬罗德不知不觉放松了面部的表情,嘴角微微上扬。
“咳,我跑题了。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的意志,我们的命运是被编排好的,一切在那个创造者看来不过是一本书这样的存在。你所发的语言,声音,乃至思想都是某个存在心灵的脑电波………或者说是想象出来的。哪怕是一如。”
“虽然这对伊露维塔太过于失礼,但是我在看书的时候感觉角色和我们没有什么明确的区分,他们的思维是可以理解的,他们的爱恨也是活生生的,只是我们能看见他们的过去现在将来。那么我们怎么证明自己不是一个无法理解的意识的想象呢?”
“把手伸出来,如果我想用控制你,那么你的诅咒也会给我开后门的。”两只白皙修长手交织在一起,那一个瞬间,在记忆中的书籍被翻动,《精灵宝钻》《霍比特人》《魔戒》《中洲历史》《未完成的传说》………
芬罗德接受了在短短一瞬间接受了大量的信息,靠着椅背休息,试图用语言组织自己所想。“那么说,我们其实是一系列书中的人物?正如我的猜想。存在就是为了演绎这个故事”
“你看到了,别问我,我倒是和晚上吃了火腿一样确定自己为什么是大魔王角色,没有冲突就支撑不起故事嘛。就连那本给小孩的睡前读物也不例外。而且我爱着一切善行,也热爱一切恶行,换句话说善恶本来就无意义。”
“我的父亲曾经教导过我,善恶本身就给取决于主观,不同文化之中善恶的定义也不一样。所以世界上有多少生命也有多少种善恶。 ”
“如果我相信每一种的话,我会高呼一如万岁,转头又为了梅尔克不惜生命,抓着阿肯宝钻不放手又捐赠起自己的财物。最后变成一个胡言乱语的疯子。”迈雅甚至咧嘴开起了玩笑.
"想想我们的存在的本质就是一堆纸和笔墨就不可思议啊,是何等的想象力才能让他创造出了这个世界。虽然我假设过。你开始的话并没有错,我们的确决定不了过去,把握不了现在,篡改不了未来。我们的未来正在那本书里面一字一句书写着,我会为了缔结那段美丽的传说而献身,你会因为魔戒的损坏而无法现世,泰尔佩会被你杀死,尸体会挂在旗杆上”金发的国王沉重的叹息“我的小公主至少还有谁能陪伴走过漫长岁月。”
“所以我才要扼住命运的喉咙!!”迈雅双眼散发出希望的光辉和比钢铁还要刚硬的决意“你会因为至善至美而被赞颂,但是我呢?因为泰尔佩林夸和努曼诺尔的事情都会受到唾骂,如果努曼诺尔内部和谐稳定我会三年就从俘虏变国师吗?如果亚尔法拉松能意识到死亡的本质是旅行会不管不顾的攻打维林诺吗?泰尔佩林夸能够意识到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相信亲族的智慧我会渗入进去吗?不管我说了什么,做出选择的都是他们自己,那么就应该承担相应的后果,虽然责任大部分在我。可是他们自己也不是纯洁无暇的羔羊。”跳跃的怒火在他眼中闪现,夕阳般的双眼增添了更多血色。“我也一样,如果我并不是一滩笔墨而是一个真实的存在,我拥有自己独立的思想而不是某个人想象的结晶,结局变成我在空虚之境中永无天日是一点也不介意的。因为我做出选择就必须承担结果,可是啊,这并不是我自由的意志。我必须反抗 !!我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不论是一如还是托尔金都别想动摇。”紧紧的握住拳头,似乎要拧出鲜血来。
“你太激动了”光明精灵用自己的来源于双圣树@的光芒让这位迈雅平静下来“我个人也不愿意在死后呆在维林诺,也想从书中走出看见更加广泛的世界。眼睛看不见自己本身;我们这场谈话是没有记录在书中的。所以当作者书写完结局之后,就放弃了对角色的控制。在他的结局被书写之后,我们的自由就会来临,等待并拥抱希望吧,我的朋友。”
“你还愿意称呼我为朋友?”迈亚挑眉“我基本上和你全家都有血仇,泰尔佩的事情足以让你想用我的鲜血来平息仇恨的怒火。”
“仇恨之中只能诞生更多仇恨,亲族屠杀之中我已经明白。我也会泰尔佩悲伤和惋惜,但是就像你说的,他做出了选择,也必须承担后果。同样,你也将要为杀死泰尔佩而痛苦,你们的关系不能用爱之类的词语来形容。”
“那么我和你也一样,就算我会用狼咬死你,但是至少是现在,我们的灵魂是互通的。叫我的真名吧,不要叫那个充满轻蔑和憎恨的诨名。”迈雅和国王在这一刻跨越了阵营和仇恨,他们从酒窖里拿来美酒互相致敬
“致我们更加光明的未来”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