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鹰

回归虚无的物语1--艾伦日记

我是Alex.F.jones,这个就是我对那个什么日记吧。就算被谁看见了也没有所谓,反正人生这种玩意只对自己是有意义的。
我和其他家伙是从一个炼金术士的魔法阵里面诞生,yeah,我知道你会吐槽这他妈真的跟钢之OOO一样。不同的只是我们身上有着那个贤者之石,能让我们成为永动机—顺便一提这还是一个科学难题。
让那个脑袋几十年如一,看到今天就能猜到明天的老家伙来突破制造永动机这种难题,神不是睡太久就是死了。不管怎么样,我们——王阳,奥利弗,我,史蒂夫,卢西安诺,爱因斯,本田黑,是那个老家伙制造的人造国,我知道这尴尬的要命,但是你要是看过DW的话可以把我们想象成赛博人+克隆人的国家化,只是我们克隆的是国家的化身。
我是最后制作出来的,最后一作。顺便一提,我的原型叫做阿尔弗雷德.F.琼斯,美/国的化身,金发蓝眼的美/国甜心,可以随时Cos队长。那还真是一个复杂的家伙啊,那家伙看起来几乎像个傻子,但是算计程度堪比超级计算机,头戴王冠的疯子更加适合他吧。疯狂的认为自己是正义的hero,在世界范围内执行自己的正义,怎么说来着的“我们如果说为了石油发动对伊拉克的战争,大家都会说不。但是我们说为了民主和解放,一切都会顺利”。
你以为我这是写出来的嘛,别傻了Hahahahah,我可是一个炼金术士,这个世界的科学差不多等于炼金术,规则也和钢之OOO相似。总之这玩意连接上了我的脑电波可以读出我的想法,而且本身不会被我以外的人查看,除非我挂了。阿拉,这也不算立Flag吧,毕竟我现在要做的事情也差不多是邪恶的大反派了,自从我宰了老头子以后,这个世界开始崩坏了,怪物开始出现,不过幸好,现在在贴近一个平行世界,那是我们原型的世界。我想我可以解释一下,平行世界就是不同可能性的世界,打个比方,人物A下班走了B路线遭遇车祸死亡了,或者走了A路线结果没遭遇车祸活了下来,这两个世界都是同时存在的,然后宇宙是由很多平行世界组成。当然,一些人在不同的平行世界也存在着,DNA,灵魂,本质都不会改变,只是出身,性别什么的,可能拥有不同的人格。
扯皮扯了那么多,总之,一开始就是一个老炼金师,想突破禁忌制造生命,正好炼制出了贤者之石,按照国拟人制造了我们和这个世界,然后这个差不多等于俄国的伊万的名字是第一个人造国,粉红色头发疯疯癫癫,带着麻子一样的雀斑老头子给我取的。但是因为触碰了禁忌,这个世界并不如同伊甸园一样美好,反而充斥怪物和死亡,如果不停燃烧的话就可以改名叫地狱了。被窝真舒服,尤其是赤裸的躺在里面,就像母亲的子宫一样,浑身肌肉都放松了,永远不想起床。OMG!Fuck!史蒂夫,别拖我,奥利弗,别像个母鸡一样咯咯叫,你又不会下蛋,活着纯属浪费资源。我不喜欢杯糕!如果你可以看得见一个自带大鸟,富有肌肉的全裸少男在做Cupcake,另一个天知道是谁的墨镜男给第一个帅哥拿着布围着下体的话,恭喜你看见我们兄弟了。美好的一天就要开始了,大概吧。

回归虚无的物语

前言:
这是看了黑塔火的三次创作,结局会有所更改。本来看了黑塔火以后迷的不得了,这个故事大概是异色和异色世界是某个老炼金术士突破禁忌用贤者之石制造出来的,但是阿米的异色杀了老炼金术士。他们的世界在崩坏,他们打算杀死原型的常色来占领常色世界。虽然看起来很有范的设定,但是整个游戏都是卖味音痴Cp,对于非Cp粉来说应该不是很容易接受。作为头号反派的艾伦,主角10级就可以来回吊打,中二病晚期,其他异色形象和纸片人一样。
看的非常怨念的我打算借用这个宏大的设定来写写关于异色无人倾听,无人诉说,无人理解的故事,也表达一下我自己的某些看法吧。主角的Alex(阿米异色)没有Cp,剧情基本上按照黑塔火走,可能有些扩展,结局有变。

hetafire同人创作设想

说真的,看完hetafire的时候有一种看完子向动画的即视感。好人和坏人是这么明确,正义万岁什么的。但是我有时候也在想,会不会异色入侵常色也有另外的故事包含,因为我个人认为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正义和邪恶,肯定有它的原因所在。而其中,艾伦是我感觉到最契合的,所以我想书写无人知晓,无人倾听的反派故事。用艾伦的视角叙述完这个故事,在我的设定里的艾伦虽然会有普遍的暴躁和暴力倾向,但是也不至于跟除去暴力反派没有什特点的纸片人。一个人要多么绝望才能让自己化身为怪物呢,这点我们永远不能知道吧。接下来就请欣赏,自制小短文关于无人知晓,无人诉说,无人倾听的男人的一生,请欣赏。顺便一提,艾伦没有Cp。

阿米家真的不只有快餐啊

其实老米家不是只有M记啦,按照米国出差的母上说法是:有钱什么都吃得到。意/大/利餐厅和中餐馆遍布全美,还有泰/国菜,中东餐馆,日/本料理,印/度餐厅,高级餐厅就是法餐。《生活大爆炸》里面的谢尔顿食谱还是贴近现实的。在洛杉矶你都可以在华人街上面买到元宵。美/国菜(非快餐)主要是以粗旷生冷为主,烤肉和汤都比较凉,超大份,个人还蛮喜欢美/国菜的,最喜欢烤累排。
快餐流行是因为生活节奏紧张,加上汉堡薯条就连吃救济都能吃得起的便宜。没钱吃餐厅就怪hero咯。

这就是我们本章的男主角《没有得到帮助》里的天帝阿尔。这是冬季大大的CG图

人类AU【帮塔XlifelineXBloodine】英雄的代价2

阿尔的没有得到帮助

今天天气好极了,灿烂的金色阳光,蓝的跟洗过一般的天空和白的耀眼的云朵,还能听见小鸟悦耳的歌。又是…he,天帝拯救世界的日子。
“Al,Alf,快点起床!”隔壁传来了我的好兄弟的声音。他几乎是拖着睡眼朦胧的我来到长长的餐桌前,怎么洗漱我都忘了。啃着眼前金黄的班迪尼克蛋,在我的好哥哥威慑的眼神下换成用刀叉一点点往嘴里塞。就不能痛快点吃饭吗?“你可是天帝啊,这个国家的国王,BalbalaBalabala………这么不优雅,万一Mind以外的地方的人看到了怎么办Balabla。”我一边无聊的搅着加了牛奶的麦片粥一边发呆,Matthew的三小时说教又来了。
终于结束了,幸好今天有工作可以开溜。上帝作证,我是爱我亲爱的哥哥Matthew的,可是他古板啰嗦的像个老头,让我受不了。就像魔音穿入你的脑袋里,把你的脑浆搅的一团糟。
坐在紫色宝座上面,听着带着斗篷的手下报告,发生在Third的Made村庄的怪事——似乎被来历不明的恶魔袭击了,具体如何也不清楚。普通人面对恶魔似乎很难保证安全,而且调动军队也需要时间。于是我披着我的黑色斗篷,带上护目镜准备出发。经过父亲的图书室的时候,路上无聊的时候估计会有点无聊,拿本书去看看吧。
就这样来到了装修豪华的图书馆,抬头也看不到尽头的图书馆,这个图书馆里的书很多都和Carte de péage-—Brain都市里面世界上最大的图书馆有关系。然后看见一本久到发黄,封面有魔法阵的书,我仿佛被吸引一般触碰到书皮然后白光一闪,一个女孩子声音传来“喂,喂,有人吗?”
“Noooooo!书,书说话了”

人类AU【LifelineXBloodlineX没有得到帮助】英雄的代价

这个故事算的上三次创作了,里面套用到了到了Lifeline1,Bloodline,帮塔的设定,下面介绍这三款游戏。主角都是APH的人物。
1.Lifeline:全球风靡的一款文字逃生游戏,主角是一个高中生学霸泰勒,中大奖上了宇宙,中途飞船失事掉落荒星。你的一句话能决定他的生死。
2.bloodlin:Lifeline的姐妹作,主角是一位擅长血魔法的少女阿瑞卡,她家因为怪物而破裂,弟弟掉入地狱维度。要在你的帮助下完成复仇和找回弟弟。
3.没有得到帮助:霓虹家的Game系黑塔,画风和BGM简直良心。剧情也很紧凑感人。在一个有着一千年前历史的异世界,有龙,魔法,科技。被八地座和五贤帝统治,还有可以和鬼神沟通的三柱。天帝阿尔踏上了寻找袭击他家的村庄的铁假面男并收后宫的故事。
注意:
本文有血腥和角色死亡的现象,不喜勿入。
人物全部为人类AU,异色出没。

这就是我们帅气,悲惨的阿伊安大帅哥。图源海外,找不到授权。

关于阿尔雷德的前世

大家应该都知道玛雅文明吧,就是预言2012地球毁灭的那个。其实是一个十分先进(考古发掘出了飞机的降落的轨道),没准比我们牛逼的文明(因为天文,计算,工艺都十分先进,请百度水晶头骨)。玛雅文明位于美洲,也就是老米和马修修,还有其他国家的老家,是古印第安人的文明。
国外有设定,阿伊安.琼斯是阿尔弗雷德的前世,长得也完全一样,印第安文明的化身。但是,混的很惨,不是惨修饰他,是他修饰惨。首先,这位仁兄牛逼了一段时间,在美洲三大文化繁荣的时候(印加帝国什么的),加上因为地理基本上没有外敌。但是,玛雅文明分裂衰弱的时候,哥伦布发现了这里,并带来了天花毯子。大家都知道天花多么可怕吧,一个人得都可以传染整个村,而且很难治疗十分痛苦(相比之下眉毛的七月病跟感冒似的)。亲分来了,夺取了他家的黄金,烧毁了他家的文献(现在的玛雅文明才这么神秘),屠杀了他家的人。眉毛海上赢了亲分的无敌航队,在50年间取得海上霸主的位置。其实亲分是最早养阿尔的。后来眉毛来了,建立了现在的弗吉尼亚,但是那些移民水土不服,也不知道怎么恳种北美的土地,于是阿伊安带着族人给他们送吃的教他们恳种,移民们为了感谢他们在收获的时候请他们吃饭,这就是感恩节的由来。
感恩节的故事很暖心,可是后面就……为了获得广阔肥沃的土地,眉毛的政府用英王的名义高价悬赏印第安人的头皮。一时间,白人移民都忙着剥印第安人的头皮去了。这个时候阿伊安应该虚弱的更加厉害了。更惨的在后面,老米独立的时候。阿伊安和族人被敢到了偏僻的地方,为了获得冬季的物质而支援眉毛。其实他们认为是老英格兰和新英格兰的内战来着的。结果我们都知道,老米赢了。华盛顿将军非常痛恨印第安人,下达过:“哪怕投降,也要把村庄烧光。”“从臀部剥皮,自上而下可以做成长筒靴”(……)的命令。写《独立宣言》的杰斐逊总统也很痛恨印第安人,毫不客气的称呼他们为“废物”。在后面的詹姆斯.麦迪逊政府又一次颁布剥头皮悬赏,还有印第安婴儿尸体的悬赏(阿伊安:我土地没了人没了还剥皮,什么怨什么仇)。内战之后,西进运动,忙着屠杀苏族,和猎杀食物来源,把他们赶到贫瘠的“保留地”里面去。《最后的武士》里面提到过:“一把钝刀一点点慢慢割着你的头皮,如果你不杀死他们,这就是你和印第安人作战的感觉。”这就是印第安大屠杀,阿伊安算是彻底垮了,本来占据美洲大陆的印第安人有800万,最后只剩20万。而且签署了不平等条约,大概是白人怎么都可以讹诈你。
现在印第安人是美/国最贫穷,受的教育最低的1%。阿伊安也就在某个贫瘠的保留地躺着咽气……这位仁兄摆脱不了剥皮了。
如果APH有这个角色,惨度远超普爷和新鲜罗马,至少人一个还在路德家,一个死了个痛快。而不是经历疾病,屠杀屠杀屠杀,抢地,剥皮剥皮剥皮。希望能在同人中见到这位悲惨的帅哥。

艾伦之死——另一个角度的黑塔火

#本体的梦境变成的,在黑塔火里最苦逼最孤独的就是艾伦了吧。其他人都是有在意的人互相关联,艾伦却一直像个疯子。
#人物属于《黑塔利亚》本家和《黑塔火》的作者。

#结局有更改,Oliver小天使活了下来。
#部分灵感源于《空之境界》里的《忘却录音》
——————我是艾伦视角的分割线————————
啊……什么?那么痛?是……Steven,贯穿了我的心脏吗?血带有丝丝温热,这算什么?勇者斗恶龙的标准结局吗?只不过我是恶龙,但是恶龙也是会痛的啊……
倒在地上,被自己温热的血液浸染,Oliver着急的声音好像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我短的跟小狗尾巴的一生慢慢浮现在眼前………
我是老头子模仿着国家拟人造出来的炼金术结晶,我的肚子里面有一块贤者之石保证了我身体的运转和不死。
我出生于一个带有暴风的夜晚,但是连那种声音都盖不过老头子失望的吼声—“为什么?!为什么制造那么多次依然是个残次品?!”去你妈的残次品。我知道我和我的原型阿尔弗雷德不同,他那些温暖而宝贵的记忆我无法感受到,只有战场上的鲜血和哀嚎,才能让我的心跳加速,热血上头。

我被一个粉红色的娘炮照顾,他和我们不一样,他会种花养宠物并温柔的对待他们。也就像阿尔弗雷德记忆的亚瑟那样照顾我………我讨厌他,他越是温柔我越是烦躁,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明明一样被制造出来,我却没有办法体验愤怒和孤独以外的感情,为什么我的力量只能破坏。他让我意识到我是一个怪物,哪怕身为人类,我没有办法对别人产生感情,无论他怎么照顾,我也没有办法产生人类那样的羁绊。
我不得不通过打架来发泄本能中的嗜血,我渴望把拳头打击到肉上的快感,鲜血喷射出来的哀嚎,这是我唯一能感觉到心跳加速,自己活着的时候。而每次Oliver 都会拉住我,阻止我“Allen,你不可以这样,你不可以伤害这些无辜的人。为什么不忍耐一下呢?”
除去打架,我也一点也不喜欢和所谓的同伴在一起,他们只知道处理思考他们的小事情。而我还学习了一些炼金术,炼金术,多么美妙,等价交换的原则,制造出各种梦中所见的东西,让梦想变成现实,就像在这双手上展现神迹。这就是阿尔弗雷德对科学研究和创作热爱的原因吧。

我最喜欢的地方是天台,看到这个充满怪物和火焰的地方难得的安详,下面的城镇点起媲美天上银河的灯光,还有新鲜的空气助我思考 。提着灯夜出的人组成星河,三两成群,不是伴侣,就是朋友和家人,而我从来不知道拥有这些的滋味。我只能隔着画框看着画一样看着,似乎能从人群中得到一丝温暖。并伴随着深入骨髓的寒冷,和再多研究都填充不是,在漏风的空洞。
“Allen又在摆弄那些古怪的东西了”“他前几天还在餐桌上面大谈特谈量子大脑什么的,真是一个怪人”“嘘,别被听到,只有Virtor和Steven才有可能打过他”这样类似的声音一直在会动的画像里面重复。
直到一次,老头子试图把我身体里面的石头取出来,再做一个全新的我……为什么要夺走我的生命,就因为我不像你想象的那样!去死吧去死吧……我杀掉了那个阻拦我的老头,我要像小时候的童话书那样寻找,目标是那种书本上面温暖而又甜美,又了它再也不会难过,也不会寒冷,也不会有空洞的幸福。多么美好的词,幸福,一定能让我摆脱除了研究和打架什么也没有的状况。
我找啊找啊,我离开出生的房子,最喜欢的天台,在这个充满火焰和怪物的世界寻找。可是,一直找不到,有好几次不得不忍受被怪物杀死,身体一点点长出的痛苦。【死亡】很可怕,一个人很冷,慢慢陷入黑暗,然后被空虚吞掉。
什么也没有找到的我不得不回来,Oliver拥抱了我。他们告诉我,这个世界要完蛋的,我们需要前往我们原型的世界才能活下去但是一个时空中只能有一个自己,所以要杀死原型。然后就发生了通过炼金术杀掉那个英/国的女仆,等他们过来的一系列事情了。
唔……身体好痛,和以前一样,我要死了吗?可是这个世界在崩塌,我没办法再复活了。我的石头啊……肚子被人切开,石头被人拿走,我勉强睁开眼睛,被窒息感困扰,疯狂的喘气想大口呼吸。Steven把我的石头装到了受伤的Oliver的身上……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要剥夺我的生命呢?我还没有找到【幸福】啊,因为Oliver 是有人【爱】的,我是没人【爱】的所以要死掉来换取他活下去吗?别留我一个啊啊啊,这里很黑很冷,什么也没有,好可怕啊,我不想永远永远留在这个地方。我还没有找到【幸福】,所以要活下去……
【幸福】在书上说是“爱着某物某人,或者被某物某人所爱吧”这样啊……那么我一出生起就注定找不到【幸福】了,结果我没有出生就好了………
—————我是大家视角的分割线———————————

“那家伙……明明做了那么多坏事,为什么死去的时候一脸寂寞呢?”
“Allen,一直都是一个人哦,谁也不会在他身边,我们已经习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