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鹰

迈荣的世界3

真是倒霉倒霉倒霉!我的运气一定是被梅尔克当早饭吃了!”紧急舞动着我的腿,在森林间吐出蜘蛛丝飘荡。背后的黑暗力量正在破坏地形,大地在震动,地面上出现的裂缝就像饥渴的大口把树木吞吃了。

“迈荣你的外形---设计的很有额………创意噗——哈哈哈哈啊哈”在森林边上停留的大鹰在取笑我。

“别笑了,当你每次刚刚建好山脉,平原,盆地结果每次都被推倒,你就会渴望自己能多几只手——我是说腿。而且腿多跑得快啊。你看看,那些用一如的子女的外貌的家伙们还没有跑过来呢。我的六双眼睛其中一双可告诉了我梅尔克来了。”

距离来到一亚里的阿尔达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但是比本来预计世界完工的时间要晚很多。因为梅尔克的作为就如同他的乐章一样——充斥破坏,即使他曾经被狠狠击败过一次也不会放弃。每当我们建立起高山,他就移为平地,每当我们建立平地,他就隆为高山,还撕裂海岸线,让海水沸腾。所以我们重工——大约是513467次了吧,这种工作量加上刚刚的奔驰让我几乎感受不到自己的八条腿的存在。进入一亚(宇宙)的埃努们按照能力大小分为维拉与迈雅,迈雅是维拉的助手与仆人,看样子我们的父神一如也不存在平等。我们按照各自的喜好制造了形体,我现在的形体就是一只大蜘蛛,虽然用飞的更加有效率,但是这样我就不能高效率的工作还需要一些空地来起飞。少数迈雅以及所有维拉可以自由切换形体,我是其中之一的迈雅。

“好了,上来吧,小家伙。一旦有危险我可以带你起飞。”我懒得用我几乎失去知觉的腿,而是用了最黏的蜘蛛丝把自己粘了上去。一些家伙们也来了,就跟稀奇展览会一样。大鹰是维拉之首与阿尔达之王曼威手下的迈雅,曼威执掌大气与风之力。现在在大鹰背上的迈雅们额……有的混身燃烧着火焰,刚刚被大鹰摔了下去。有的下半身如如同鱼尾,上半身却如同一如的子女里的充斥肌肉的男性,他正在眼睛也不眨的盯着一名与他相似,只是上身秀美,还有一头长长的,正在蠕动的头发的女性。这个时候,一只巨型仓鼠爬了上来,然后在起飞之时被狠狠的摔了下去,被大鹰的嘴巴接住了。我看不下去他在风中摇摆,吐出蛛丝把他带了过来绑定好。

“谁需要你的帮助。”来自一脸不屑的仓鼠同撩,你知道你的胖脸做出这个表情实在没有一丁点杀伤力嘛,我在内心这么点评。

“蛛丝就是安全丝啊,我以前也被摔下去很多次过。”我毫不在意的在超强黏力的网里面看着周围的同事们随风摇摆,刚刚那个急刹车让半鱼被甩飞了,幸好那名女性的头发缠绕住了他也保护了自己。

“真的?”感觉对方的眼睛在发亮,那诚实的亮光让我没法继续编造谎言了。

“假的,我看着掉下去的你们第一次就用了蜘蛛形体。从来没有摔下去过。头脑,阿尔达稀缺品。”

在一阵尴尬的沉默之中,我们回到了维拉们在奥伦玛岛上建造的国度。阿尔达是一个平面世界,上面有四块大陆,中间的是中洲,极西的是阿门洲,南方是的黑暗大陆,极东的是清晨之门。世界的尽头围绕着黑夜之墙。奥伦玛岛在中洲与阿门洲之间。这里四面环海具有天然的屏障,所以没有墙一类的东西阻碍。地形呈自下往上的趋势,白瓦以及颜色各异尖顶或者圆顶的小房子沿着坡度建造。维拉们住在上面不同的宫殿里,除去掌管阿尔达所有水源的乌欧牟——他住在海底或者河流,倾听世上各种消息。岛上有各种宽阔的阶梯与通道,掌管植物的维拉雅凡娜用各色鲜花和野藤点缀它们。走在大街上,迎面吹来凉爽略带咸湿的海风,看着周围不会凋零的花儿以及碧蓝深邃的大海,躺在藤椅或者岛屿最外层的沙滩上面静静深思也能收获内心的宁静喜乐。在这个国度里,很多建筑乃至物品都是我们—大地与工艺的维拉奥力以及他的弟子们建造的,我是他的首席弟子。我对其的构造就像自己的房间一般熟悉。

整个岛最高的钟楼敲起悠扬岛钟声宣告我们的归来。我也就从大鹰背上下来,沿着鲜花与野藤铺就的石梯,来到了一栋蓝色圆顶白瓦的双层小屋面前,用精美的雕花钥匙打开了木门。大大的长呼一口气,对着没谁的小屋说“我回来了——”这是我回家必经的仪式,只有这样才可以表明我脱离了繁重的劳作回到了自己舒适的小屋。

打开门,迎面而来的是客厅,主要由棕色的木地板,米色的织绵地毯,漆成白色的沙发上面铺着蓝底碎花的布套的软垫,同样颜色略带浮雕的矮桌,以及大大的落地窗——用一种稀少的新型材料,无色透明的叫做玻璃的材质组成,是奥力连着脚下的织锦地毯以及藤椅送我的。我把它做成了可以推开的样式,打开它,让清爽的海风和海浪的拍打声清理掉沉闷的空气。墙上用从漆树提取的油漆刷成了温馨的黄色碎花。穿过客厅,左边的走廊连接着厨房——里面有很多和同事们最近发明出来的新型厨具和餐具,以及估计空空的食物储藏室和形体仓库,还有上下的楼梯。右边的走廊连接着浴室,私人工坊,以及后院。离家许久,在后院见到自己种的粽榈树都有如同再生的感觉,雅凡娜还送我了一颗粉色的樱花树,不知道在里面加入了什么魔法还是土地被不死者居住的缘故这种短命的花在这里不会凋零。每次回来,都能看见旺盛开放的花朵,连呼吸都会变轻,仿佛不愿意打碎这个粉色的美梦。不过我还是给离开先烧会水,因为这么脏兮兮可不行。

离开后院,把自己丢进浴室里的大池子里面刷洗。这个浴室奥力也有所参与,所以和外面明快奔放自由散漫不太一样。由更衣室,按摩室(虽然空空如也),浴堂组成。浴堂里有雕刻着各种花纹的石柱,可以在里面游泳的浴池,奥力说我可以带朋友一起洗澡增进感情,还有放着提取的肥皂精油什么的镂空柜子。在蒸汽之中慢慢放松酸痛的肌肉,享受着难得可贵的悠闲时光,一股豪气从腹部冲入脑中,我开始大声唱起最近奥伦玛流行的歌曲:“因为我源于您,万物之主啊。我深信您会带来永恒之爱,安抚我一切伤痛,包容我一切过错,助我战胜那黑暗的大敌。那将是我无上的荣光。那庄重又仁慈的永恒之爱将会引导我等前行——”这首空灵的曲子在空旷的浴室里回荡,虽然我觉得有点傻,自己有脑子和思想还指望别的家伙指引自己?脑袋放在那里就起装饰作用?

洗刷过后,我把这具形体放到形体仓库,虽然方便终归不太符合维拉与迈雅的大众审美。我转向旁边模仿一如的子女的形体,首生子—精灵还未苏醒,但是我们曾在大乐章的预演之中见过,金色的发丝既有黄金的高贵也有光芒的灿烂,雕刻一般的五官,白皙如同羊羔的肌肤,细腻而柔软,却还有一些紧致属于男性的肌肉。这是闭着眼的雕塑。可惜我还未完成最重要的环节,不然奥力爸爸一定会为我骄傲的。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