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鹰

迈荣的世界2

我是大能者之中的大能者梅尔克,其他埃努的能力我多多少少都有一些。

我刚刚诞生之时其它埃努还未产生,只有我和曼威。我看到的上万光辉集成的形体,万物之源与万物之末的一如,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谁创造了你?”

对方似乎很吃惊,愣神的一会才回答我:“我是万物之源,万物之末,我一直存在于此。没有谁创造我,我的孩子。”

“可是这根本说不通啊!你不创造我,我就不会存在。我不能自己创造自己!一个不存在的存在如何创造自身?就像你创造了我一般,总有一个存在创造了你,然后那个存在被某个存在所创造……………这样循环下去。在某个瞬间必须从无到有。啊——这是让我头疼!”虽然我没有形体,不过这个问题简直没有尽头,无限循环。但是这却是一切最重要的问题。而我的思维因为此陷入了痛苦,一种对问题无法解决,无法知晓的焦虑紧紧的抓住我的灵魂。

“我的孩子,你应该尝试不去思考那么多问题。你的名字是梅尔克。这是你的双生子曼威。你应该向他学习,试图顺其自然。曼威的本源是改造,制作,完成,你的本源则是创造,制作,开端。”

我强行压制自己的愤怒,不满与失望,跟着那个暗淡无光的曼威走了。这是怎么回事?倘若他真的是万物之源,万物之末,一切的主宰,那么他应该知道一切问题的答案,而不是让我不去思考。我的灵魂为这不满足而颤抖………

“梅尔克,我的双生子,你真的应该尝试不去思考这么多问题的。你的痛苦源于你的不满足,当你像我们一般满足于父神的安排,你就永远不会被痛苦笼罩。”一个温和的声音在旁边展开。

“或许你说的是正确的,我真的不应该想这么多。”我看着相对我来说黯淡不少了的曼威,他的声音也不具有穿透力。我压制住了自己快要爆裂的怒火,说出来了违心的话语。就算一如说我们是双生子,我也不会承认他,因为他不像我一般从出生开始就会好奇怀疑论证并寻找答案,他只是一个被一如设置好的傀儡。

“来吧,和我们合唱吧。”我就这样被拖着走,在漫长的岁月之中和其他埃努合唱。

不得不说,在这个没有时间的世界里,我的内心依然被痛苦一下下撕裂,想到世间最重要的谜题在我面前我却不能渗透哪怕一丁点的真相。而且除去我以外没有埃努思考过这个——和他们合歌的时候也是交流彼此的思想,他们的曲调节奏旋律虽然彼此不同却十分单一。

我在里面就像一个被放逐者——我从初生开始的疑问就注定我无法放弃思考,无法把自己的命运以及思维能力托付给一个无法回答我的问题者。

我必须做点什么——让我获得平安喜乐。这个问题的本源源于创造,没准我自己创造出生命来就可以明白了!

于是我在虚空之境,永恒大殿之中辗转,可是我仍然无法得知灵魂的奥义,无法找到不灭的秘火来造物。不仅如此,其他埃努也纷纷注意到了我的行为。

“你不应该做出如此亵渎父神之事!”

“你为什么被父神制造出来呢!”

“住手吧梅尔克,制造生命是父神独有的权利。”

排山倒海的压迫,反对,劝阻而来,快要把我淹没。我试图解释:“我只是想知道生命如何创造!一切是否可能从无到有而已!这和父神有何关系?!”

“那你就不应该去想!我们的诞生于父神,我们终结于父神。我们的命运在父神手上。你不应该去想那些没有意义的事情。”

我试图想说什么,可是什么也无法说出,巨大的恶意淹没了我。仅仅因为不同,就对我大加排斥阻拦,真的非常丑陋。

然后,那一天,来临了。一如宣布了新的主题,然后我们开始歌唱。那的确是非常,非常美丽的主题,新奇与壮丽,一场惊天的大爆炸袭来,然后粒子之间的互相吸引,排斥,制造了一切。可是时间久了,我开始厌烦,在众生都和平幸福的乐章之中,一切都有什么意义呢,我的好奇心折磨我让我寻求世间最重要的谜题,而他们不知痛苦也不会思考,也不会成长和改变。

于是,我转换了曲调,让略带电音的金属风格席卷了一切,那首歌歌颂了黑暗,痛苦与毁灭,但是还有最后都还有一丝希望。

一些埃努被我带偏了过去,我注意到了一个小家伙的节奏,他虽然跟随我,却不附庸于我,他有着自己的节奏,自己的思想,自己的乐章。他歌颂毁灭却热爱创造,热爱创造却渴望毁灭,他似乎还认为我的乐章与其他部分一样重要。

在乐章结束之后,一如说了那番我是他器具的言论。我是器具?我在这段岁月里面的苦苦寻求答案的努力与坚持难道没有意义吗?!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我要杀了一如,让他为羞辱我付出代价。动不了……快动起来啊!你这废物,难道可以看着他踩碎我的自尊吗?!只要杀了一如就可以了。我不是器具,我是梅尔克!为什么我保护不了我自己,为什么我守护不了我的自尊………我不是大能者最强的吗。为什么会这样,我这么无力,这么没用。我的内心陷入了一片狂乱,而造成狂乱的,就是我内心的这些声音。

冷静冷静冷静冷静………你是很想为一如的子女做事XN,我觉得我自己也相信了这个。不过说实在的,为什么他们的身体如此脆弱?没有刚刚在乐章之中看到的,猎豹的敏捷,鲨鱼的嗜血,昆虫的繁衍能力,蟑螂的生命力,他们怎么在其他动物植物之中存活下去?

我在思想之中打好了腹稿,准备开口要求进入一亚的时候。一如开口了:“我选择曼威做阿尔达之王以及维拉之首,因为他最知晓我的意志。”

我的光辉又差点炸裂开来,曼威?!那个曼威!那个没有自主意识,一遇到事情就抱一如大腿的曼威,哦——得了吧?我想托卡斯那个一切都想靠斗殴解决的家伙都比那家伙适合,至少他还能提出靠打一架解决的方案。让我——智慧与力量最为上等的梅尔克臣服于这种家伙?如果力量和智慧不能帮我夺取应有的地位也不能解惑我的疑问,一切还有什么意义呢?

这个时候虽然心理上仍然没有缓过来,意识自动把打磨好的腹稿背出来:“我也愿意进入一亚,在场的诸位大能者都知晓,我的歌声扰乱了大乐章。会给一如的子女带来很多毁灭,绝望,鲜血。我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愿意悔改,请允许我弥补自己的过错。我愿意向阿尔达之王与维拉之首宣誓我的忠诚。”

哈哈哈哈哈!在这个世界之中,宣誓是具有约束力的,不管是谁宣誓不完成都会遭受诅咒。但是,但是啊!我可没有说是曼威哦。我做了阿尔达之王和维拉之首的话,那么誓言就没有任何束缚了。

在其他埃努—我虽然知道他们的愚蠢但是没想到他们会这么蠢,愚蠢是没有上限的吗——曼威还阻止了我的宣誓。

只有精通灵魂构造的纳牟在那之后停留了下来,并对我说:“你的话语透露出谎言的气息,却和真实混合,谎言之主梅尔克啊。你是否吐露过半分真心?曼威选择了相信你是因为他根本不知道何为谎言。你的疑问是一切的禁忌,莫要追究,否则你会荣光尽失。”

我没有回话,干脆利落的走了。疑问本身怎么可能会是禁忌呢?除非这个世界和我思考的完全不同,制造了一如以及我们的存在不希望有谁怀疑一如,所以我才会阻力不断吗?但是他/她/它为什么会阻拦我?看样子我的方向和思路指引着正确的方向,我必须取得秘火制造生命,这样才能明白这个从出生起就困惑我的谜题。如果实在找不到,直接毁坏阿尔达也是一个好办法,这样一如的乐章也会被打乱,漏洞可以让我有一个机会弄明白这一切。


评论(7)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