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鹰

迈荣的世界1

我是谁?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这真的是我清醒的第一时间的想法,虽然也是哲学的终极三问。我没有性别,亦无形体,是一个黑白相间的光球——上面的光芒互相缠绕着,现在呆在一个富有古欧洲气息的大殿之中,里面雪白的柱子雕刻着图:一个肌肉像山峰一样隆起的男子把手中的剑锋狠狠的刺向了对面的巨龙,黑色的鲜血就像瀑布一样喷射出来。围绕柱子旋转一圈,看到了后续:那名男子在鲜血中沐浴欢呼,一枚叶子阻拦住了他的后背。真奇怪……我怎么会知道龙,男子,鲜血的概念?这里什么也没有产生啊。

“我的孩子,到这里来。”一个声音响起来,那个声音介于男女之间,介于老者与孩童之间,你永远无法明白这个声音包含了什么。跟随声音,看到了一个世间一切光辉组成的身影,我意识产生的光辉与之相比就像萤火虫与太阳。

“我是谁?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我问向对方,本能的认为对方知道一切的答案。

“我是一如,你是我的孩子迈荣,从我的思维中里来,要前往一亚。我是一如。”这个声音叙述,无法用他/她/它来分辨,为了方

不知道为何,我隐约感觉不满,我的意识仅仅来源于对方一瞬间的思考,出生就被决定了方向性,那么我的意志又有何种意义呢。而且一如,那不是《精灵宝钻》里面的嘛?但是不能告诉对方,一旦开口,我就永不复存在,或者,根本就没有存在过,我的直觉这样告诉我。“你的本源是创造,可带来新生,抑或毁灭,那些都是你的乐章。”

我们是名为埃努的大能者,源于万物的源头——一如的思考。一如是万物之源,万物之末,一切的创造者。他/她/它的思想之中诞生了我们。

在那之后,无数的岁月——也不准确,那里没有时间和空间的存在,我在其间和很多很多同类接触过,我们歌唱来了解彼此,那些声音如同管风琴,钢琴,竖笛,竖琴一般,尽管那些事物还没有产生。其间我慢慢想起了《精灵宝钻》是一本书,讲述了这个故事以外什么都想不起来。我的脑袋就像一个满是漏洞的筛子,记忆全部如同面粉一样什么也不剩。

期间我发现埃努们按照光亮有大有小。小的埃努力量比较微弱,声音也不易被察觉,大的埃努力量比较强,声音及其富有穿透性。其中光亮最亮,声音最大的是仅次于一如的梅尔克。如果说一如的光芒是光辉的结晶,那么梅尔克的光芒就类似于太阳。他的双生子曼威仅次于他,没有耀眼到无法直视的光芒,如同一层淡淡的轻纱。

有一次,在这个没有时间的世界你没法用单位的记录。一如宣布了一个新消息,他要我们合唱,比原先的更为恢弘,初生的新奇和末了的壮丽都会让万物感动不已。

他将可以创造灵魂——不灭的秘火点燃我们,我们开始按照自己的意识歌唱,他高坐在一把椅子上默默倾听。开始声音轻柔甜美,了解彼此的曲调和节奏,这首乐章所产生了一个微小的物质。然后乐章在一瞬间提到高潮,在那一刻,一场空前绝后的大爆炸产生了,耀眼的光芒和巨大的爆炸过去之后,那个物质所分解的物质四散,无限的膨胀,看得到一些细小的微粒组合在一起,慢慢的变成发光发热的星球,星球在一段时间之中衰老,产生了爆炸,爆炸的物质又互相吸引,组成了无数相对来说微小的星球,和连光都能吸入黑色的洞。在那之后慢慢的产生了各种世界,那里生长着各色的植物,形态各异的动物。可是我渐渐的对平和轻柔的曲调产生了厌倦,如果一直这样下去,没有任何改变,那么它们只会在名为永恒的时间中慢慢腐朽。

那个时候——我听到了,无论在岁月中何种辗转都永不会遗忘的歌声,和其他埃努们的轻柔甜美不同,快节奏的节拍配上电音歌唱毁灭,绝望,死亡。那是——可以震撼灵魂的音乐,来源于梅尔克。我迫不及待的,加入了那新鲜乐调的一部分,那首歌是关于天动地破,无数尸体血海,绝望到无一丝光明——但是总会留有希望。

我们——一些埃努被带过来,永恒大殿回响着这首歌颂毁灭的歌。一如抬手了,一个新的主题被创造了出来,那首歌谣与梅尔克的毁灭之歌充满风暴的碰撞,互不相让,慢慢的落了下风。

这个时候一如又加入了一个新的主题,深邃优美却充斥哀伤,那是希望破灭陷入绝望,却还有一丝丝可能性的故事。而梅尔克的旋律却过于重复显得有些乏味了,只有两首歌碰撞,缠绕,才是优美而广阔的乐章。起初那个新主题只是优美旋律层叠,却不会被扑灭,渐渐的恢弘壮阔起来,还用了几个梅尔克乐章的音符,庄重又包容万物。

当碰撞进入到中间的时候,一如第三次起身,他的光芒犀利的穿透了梅尔克,他开口:“诸位埃努已经大能非凡,而梅尔克则是出类拔萃。但是他要知道,所以埃努也要知道。万物来源我,万物终结于我。梅尔克,你的主题终极之源是我,你若篡改乐章,便不成形体,世间无谁能不顾我意来篡改乐章。你的篡改最终只会证明了你不过是我手中的器具来创造你想象不到的美妙事物。”

那话惊动了众埃努,梅尔克的光辉一瞬间增大了不少,可以看出他的恼怒,不过很快又黯淡下去了。

一如行走于最前,我们追随其后,来到了空虚之境——那是无数可能性的集合,包含万物却空虚无物。一个名为宇宙的事物在里面生长,无限的膨胀。这个时候一如将他的设计婉婉道来,名为宇宙的事物运行的规则。那是最伟大的歌制造的无限世界以及无限的可能性的集合。在这个时候我发现梅尔克的光辉一闪一黯,相当不稳定,可能是刚才的事情影响了他吧。

那个名为宇宙的存在里有名为动物植物和微生物的生命体。最让我在意的事情是名为细胞的生命体,虽然渺小却是生命的基础,如果将生命体比作产品,那么细胞就是材料,一如的构思就是设计图,有了设计图和材料就可以创造生命—但是,没有秘火的话无法制造出具有灵魂和自主意识的生命体。

那不断变化,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神奇震撼着所有埃努。一如说:我知道你们的愿望,现在的宇宙还不完整,我将不灭之火放入空虚之境。你们要是愿意就可以降临。但是—你们要为自己的所爱付出代价,你们会和它共享生命,融为一体,直到它的尽头才可以解放。”

这还需要犹豫吗?呆在这个完美却毫无变化的大殿生活,还是去那个美丽的无法形容的新世界,我不需要任何顾虑。虽然我的心在警告我,我会为此付出代价,日后我有可能会荣光尽失——但是这不是不去做,不去参与那美丽的,让我爱火熊熊燃烧的世界的理由。

就这样,事情定了下来,一部分埃努将要降临那个新世界,给一如子女制造住所,说实话我真的没怎么注意他们的外貌。一如的子女—精灵与人类,他们是一如自己造的,我们也只在大乐章里面看过其外貌。其中曼威——梅尔克的双生子,被一如制定了宇宙(一亚)之中的阿尔达之王和维拉之首,梅尔克的光辉在一瞬间有一点不稳定,不过他表示他作为最大能的维拉也愿意给一如的子女制造住所,展现他的大能。于是我们——降临了阿尔达,然后在一片漆黑中陷入了对生活的思考………这不是什么都没有吗?!刚刚看到的景象呢?!好吧……居然要自己造,现在也没办法转头向一如抗议了。倒不如说作为“创造”我还蛮期待自己手下诞生的新世界—那是我能创造最伟大的作品。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