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鹰

阴影的低语2

我叫约翰.H.华生,前不久还刚刚结束了那本《巴斯维尔的猎犬》的书写,据说那本书畅销到不停复印,高居销售榜的榜首不下,也让我赚了个钱包鼓鼓。这段时间大部分伦敦的人民话题都围绕着头戴荧光的地狱恶犬背后的惊天阴谋而展开。我的朋友福尔摩斯从一开始《血字的研究》就对我的书写方式抱有一肚子不满,他喋喋不休的抱怨着这个故事被我写的像浪漫的冒险小说,唯一值得书写的就是他是如何从线索中推断出结果的,现在这样变得跟几何定理参杂了爱情小说一样。说实话的确惹我生气过,我写那本小说是本来为了讨他欢心,因为他的确是我认识最聪明的人物。最后因为好几年的出生入死出来的感情,以及我的小说的确让他的顾客多了起来方便筛选,他似乎对此也表示接受,并乐于帮我补充细节。
现在我站在伦敦的一条老街上面,面对一个古老而气派的洋房。这个房子属于亨利.杰基尔博士,而我通过我一个认识的作家向他提出了预约。亨利.杰基尔博士年纪轻轻却在科学界和医学界久负盛名。这并不单单是因为他是那个杰基尔家族的人,他有着法学医学民法学的博士学位,为人和善庄重,还是有名的慈善家,隶属于英国学术顶尖水平的皇立科学委员会.,据说还是著名的美男子。老实说,他如果傲慢到和福尔摩斯以及他的大主顾们一样也不是什么难以接受和想象的事情。根据那个作家朋友所说,他预定了每一本我写的小说。
不管怎么样,我拿出了进军阿富汗的勇气,并下定决心不要被对方小瞧。“您好,我是亨利.杰基尔。很高心见到您。”一阵轻柔的声音传到耳畔,亨利.杰基尔博士出现在我的眼前,我想象中的傲慢强势的美男子被现实打破了。说真的,我自认为和福尔摩斯冒险了这么久还经历了阿富汗战争,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能让我失神了。但是当这个青年出现的时候,我还是楞神了半天来确认他是不是活人,还是本来应该摆放在高级橱窗里的老匠人静心制作的法兰西人偶或者是从哪幅名画走出来的。他约5英尺高,身材纤细均匀,一头绚烂的沙金色头发梳理整齐,眼中碧绿森林和湖水交融映出不知所措的我,男子少见的娃娃脸上有着与之相符的清秀端庄的五官,身着白色衬衫,带有金链子的灰色背心和黑色长裤,领巾上如同鲜血的红宝石闪闪发亮,双手戴着考究的黑色手套,脚上的皮鞋都可以当镜子照,胸前还别着一个银制的天鹅胸针。
我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和这位青年握手,不敢按照我以往的力气来生怕把这位先生给握坏了,他有一双大而坚定,和肌肤一样白皙细腻且修长的双手,掌心的温度让我确信他是一个活人无误。
“我是约翰.华生。也很高兴见到你。”后半句话绝对是真心的,杰基尔博士的脸让人看着就是一种享受。他十分热情和专业的解决了我探索的问题。
我们在他的客厅里愉快聊天,那里按照乡村风格把炉火烧的旺盛热烈,旁边的柜子都是上好的栎木所做,摆放了一些贵重的古董,墙壁上挂着精致考究的画。几杯白兰地下肚配合炉火驱散了让我浑身热乎乎舒适不已。
“如果一切归功于上帝,那么我们整日祈祷便是。”年轻的博士开始和我聊起了前不久他和兰年医生的分歧,语气中并无歧视之意,更像单纯的不满和失望。
“是啊,毕竟我们现在用的火车,生产的机器都不是上帝制造的。”十九世纪科技快速发展,基本上每天都会有新机器被发明,有新的理论被提出,科学和宗教的冲突也愈发激烈。虔诚的信徒兰年医生和前卫的杰基尔博士发生分歧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哥白尼还被教会烧死过,但是不阻碍我们现在理解了他的智慧。我想总有一天,人们也会理解我的发现的。”像个充满期待的孩子一般双眼发光充满热情的想象他的未来,虽然早已成年,但是过于稚嫩的脸庞和纤细的外表有很浓厚的青年的感觉。
我们相谈甚欢,我还告诉了他最喜欢的《巴斯克维尔的猎犬》我和福尔摩斯追踪的小小细节,包括福尔摩斯把烟草放进拖鞋,和头骨对话的怪癖。我想福尔摩斯也会喜欢这位新朋友的,决定下次介绍他们互相认识。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