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鹰

艾伦之死——另一个角度的黑塔火

#本体的梦境变成的,在黑塔火里最苦逼最孤独的就是艾伦了吧。其他人都是有在意的人互相关联,艾伦却一直像个疯子。
#人物属于《黑塔利亚》本家和《黑塔火》的作者。

#结局有更改,Oliver小天使活了下来。
#部分灵感源于《空之境界》里的《忘却录音》
——————我是艾伦视角的分割线————————
啊……什么?那么痛?是……Steven,贯穿了我的心脏吗?血带有丝丝温热,这算什么?勇者斗恶龙的标准结局吗?只不过我是恶龙,但是恶龙也是会痛的啊……
倒在地上,被自己温热的血液浸染,Oliver着急的声音好像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我短的跟小狗尾巴的一生慢慢浮现在眼前………
我是老头子模仿着国家拟人造出来的炼金术结晶,我的肚子里面有一块贤者之石保证了我身体的运转和不死。
我出生于一个带有暴风的夜晚,但是连那种声音都盖不过老头子失望的吼声—“为什么?!为什么制造那么多次依然是个残次品?!”去你妈的残次品。我知道我和我的原型阿尔弗雷德不同,他那些温暖而宝贵的记忆我无法感受到,只有战场上的鲜血和哀嚎,才能让我的心跳加速,热血上头。

我被一个粉红色的娘炮照顾,他和我们不一样,他会种花养宠物并温柔的对待他们。也就像阿尔弗雷德记忆的亚瑟那样照顾我………我讨厌他,他越是温柔我越是烦躁,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明明一样被制造出来,我却没有办法体验愤怒和孤独以外的感情,为什么我的力量只能破坏。他让我意识到我是一个怪物,哪怕身为人类,我没有办法对别人产生感情,无论他怎么照顾,我也没有办法产生人类那样的羁绊。
我不得不通过打架来发泄本能中的嗜血,我渴望把拳头打击到肉上的快感,鲜血喷射出来的哀嚎,这是我唯一能感觉到心跳加速,自己活着的时候。而每次Oliver 都会拉住我,阻止我“Allen,你不可以这样,你不可以伤害这些无辜的人。为什么不忍耐一下呢?”
除去打架,我也一点也不喜欢和所谓的同伴在一起,他们只知道处理思考他们的小事情。而我还学习了一些炼金术,炼金术,多么美妙,等价交换的原则,制造出各种梦中所见的东西,让梦想变成现实,就像在这双手上展现神迹。这就是阿尔弗雷德对科学研究和创作热爱的原因吧。

我最喜欢的地方是天台,看到这个充满怪物和火焰的地方难得的安详,下面的城镇点起媲美天上银河的灯光,还有新鲜的空气助我思考 。提着灯夜出的人组成星河,三两成群,不是伴侣,就是朋友和家人,而我从来不知道拥有这些的滋味。我只能隔着画框看着画一样看着,似乎能从人群中得到一丝温暖。并伴随着深入骨髓的寒冷,和再多研究都填充不是,在漏风的空洞。
“Allen又在摆弄那些古怪的东西了”“他前几天还在餐桌上面大谈特谈量子大脑什么的,真是一个怪人”“嘘,别被听到,只有Virtor和Steven才有可能打过他”这样类似的声音一直在会动的画像里面重复。
直到一次,老头子试图把我身体里面的石头取出来,再做一个全新的我……为什么要夺走我的生命,就因为我不像你想象的那样!去死吧去死吧……我杀掉了那个阻拦我的老头,我要像小时候的童话书那样寻找,目标是那种书本上面温暖而又甜美,又了它再也不会难过,也不会寒冷,也不会有空洞的幸福。多么美好的词,幸福,一定能让我摆脱除了研究和打架什么也没有的状况。
我找啊找啊,我离开出生的房子,最喜欢的天台,在这个充满火焰和怪物的世界寻找。可是,一直找不到,有好几次不得不忍受被怪物杀死,身体一点点长出的痛苦。【死亡】很可怕,一个人很冷,慢慢陷入黑暗,然后被空虚吞掉。
什么也没有找到的我不得不回来,Oliver拥抱了我。他们告诉我,这个世界要完蛋的,我们需要前往我们原型的世界才能活下去但是一个时空中只能有一个自己,所以要杀死原型。然后就发生了通过炼金术杀掉那个英/国的女仆,等他们过来的一系列事情了。
唔……身体好痛,和以前一样,我要死了吗?可是这个世界在崩塌,我没办法再复活了。我的石头啊……肚子被人切开,石头被人拿走,我勉强睁开眼睛,被窒息感困扰,疯狂的喘气想大口呼吸。Steven把我的石头装到了受伤的Oliver的身上……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要剥夺我的生命呢?我还没有找到【幸福】啊,因为Oliver 是有人【爱】的,我是没人【爱】的所以要死掉来换取他活下去吗?别留我一个啊啊啊,这里很黑很冷,什么也没有,好可怕啊,我不想永远永远留在这个地方。我还没有找到【幸福】,所以要活下去……
【幸福】在书上说是“爱着某物某人,或者被某物某人所爱吧”这样啊……那么我一出生起就注定找不到【幸福】了,结果我没有出生就好了………
—————我是大家视角的分割线———————————

“那家伙……明明做了那么多坏事,为什么死去的时候一脸寂寞呢?”
“Allen,一直都是一个人哦,谁也不会在他身边,我们已经习惯了。”

评论

热度(2)